您现在的位置:香港最快开奖直播记录 > 学科站点 > 地理 > 正文内容

《红楼梦》:字里行间的长三角风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15 浏览次数:

   清代画家笔下的《红楼梦》人物与大观园。

   在中国四大名著中,《红楼梦》无疑是和长三角地区关系最为密切的一部。

   生于南京的曹雪芹将自己家族的兴衰荣辱和个人的悲欢沉浮幻化入书中,虚实相生,留下了太多的谜题留待破解。 尽管如此,《红楼梦》中还是隐藏着大量现实中能够一一寻觅到的江南地名、胜迹、风物、饮食乃至语言,从这个角度看,这部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的不朽名著,也是一幅鲜活生动、趣味盎然的江南生活风情图。 书中的南省:金陵、姑苏、维扬“《红楼梦》和南京、苏州、扬州这三座江南城市最有渊源。

   ”南京曹雪芹纪念馆名誉馆长严中在《红楼梦》中找出近百个地名,“大部分地名为虚构的,但也有相当部分是现实存在的城市、街巷、胜迹,提得最多的城市是金陵、姑苏、维扬,也就是南京、苏州、扬州。

   ”“金陵”是《红楼梦》中出现最多的地名,书中最具代表性的12位女性也被冠以“金陵十二钗”的美称。

   严中说,毫无疑问,“金陵”就是南京,这里是曹雪芹的出生地,也承载着江宁织造曹家繁盛辉煌的家族记忆。 应天府、江宁府、江宁县、石头城这些南京曾经的名称在书中都能找到。 比如“去岁我(指贾雨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第二回)、“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第四回)、“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第十三回)等。 作为城市之名,“南京”一名正式诞生于明代前期,曹雪芹虽是清朝人,但在《红楼梦》中,他多次写到“南京”,如第七十五回:“听见外头有两个南京新来的”。

   此外,桃叶渡、凤凰台、三山、杏花村,这些南京胜迹,曹雪芹也是信手拈来,一一写入书中。 苏州也是曹雪芹钟爱的城市,书中第一个登场的城市就是被称为“姑苏”的苏州,第一回:“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狭窄,人皆呼作‘葫芦庙’。

   ”阊门自古就是繁华的水陆码头,舟车辐辏,万商云集。 唐伯虎在《阊门即事》中如此形容阊门的繁华热闹:“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

   五更市贾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 ”十里街可能是阊门外著名的“七里山塘”。

   首尾呼应的是,《红楼梦》最后一回也发生在江南城市,身着一件大红猩猩毡斗篷的宝玉,在常州“毗陵驿”拜别父亲贾政,从此杳无踪迹。 《红楼梦》第二回写道:“那日,(贾雨村)偶又游至维扬地面,因闻得今岁鹾政点的是林如海。 ”“维扬”是扬州的别称,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在扬州出任过两淮巡盐监察御史,曹雪芹对扬州自然不会陌生。

   《红楼梦》回目名称中就两次出现“扬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林如海捐馆扬州城”,禅智寺、瓜洲古渡、瓜洲大观楼……跟着曹雪芹的笔触,“红迷”们一一“游览”扬州美景。

   “江南”在《红楼梦》亮相的频率也高,甚至还有“别名”。 第三回中,贾母笑说凤姐是“南省”人常说的“辣子”。

   严中介绍,这里的“南省”就是指江南地区。 康熙帝南巡时作有《巡幸江宁》诗:“南省封疆惟此区,江流环绕壮规模”,此后,官方文件常将江南地区写为“南省”,比如内务府给苏州织造和江宁织造中的公文中就经常使用“南省”一词。

   金陵十二钗,一群江南女子《红楼梦》第五十一回中,薛宝琴写了十首怀古诗,其中的《钟山怀古》《淮阴怀古》《广陵怀古》《桃叶渡怀古》感怀的正是长三角地区发生过的沧桑历史,涉及周颙、韩信、王献之、隋炀帝等历史人物。 “细细寻找,你还会发现《红楼梦》中更多江南名人的身影。

   ”严中说。

   第二回中,“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提及的“逸士高人”中,如顾恺之、秦少游、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等都来自文脉深厚的江南。 曹雪芹似乎对苏州画家唐伯虎更为推崇。

   第二十六回,薛蟠过生日请贾宝玉等尝鲜时,将“唐寅”写成“庚黄”,闹出笑话;第四十回,薛宝钗酒令中的“处处风波处处愁”是唐伯虎《题画二十四首》中的诗句;第五回写到,秦可卿卧室内悬挂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另外还挂了一副北宋著名诗人、高邮人秦观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第五十回还提及,贾母房中珍藏着一幅明代画家“仇十洲的《艳雪图》”。

   仇十洲(仇英)和唐伯虎同为“吴门画派”的代表人物,不过在现存仇英作品中,已无法找到这幅《艳雪图》。

   严中推测,其原型很可能是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修竹仕女图》。

   再来看看“红楼人物”的籍贯,黛玉、宝钗、凤姐、元春、探春……大观园中,这十二名性格各异的女子组成了“金陵十二钗”。 顾名思义,“金陵十二钗”就是金陵(南京)的十二个女子。 但奇怪的是,《红楼梦》中说,黛玉“本贯姑苏人氏”,妙玉“本是苏州人氏”,这岂非前后矛盾?前辈红学大家也有此疑惑,顾颉刚先生就曾说:“黛玉、妙玉与南京一点没有关系,何以也入‘金陵十二钗’之内?”俞平伯先生则认为,“金陵十二钗”乃概括言之,不必太拘泥。 尽管红学家们对这一问题存有争议,但可以确认的是,书中的“金陵十二钗”都是来自长三角地区的江南女子。 南京话苏州话扬州话,熔于一炉江南自古繁荣富庶,物阜民丰,百工精巧,《红楼梦》中相当多令人眼花缭乱、回味无穷的物产、美食、工艺品、民俗风情都源于长三角地区。 苏州名胜,《红楼梦》提及的有虎丘、玄墓、百花洲等处。 虎丘素有“吴中第一名胜”的美誉,不过曹雪芹并没有描摹虎丘美景,写的反而是出自虎丘的精巧工艺品。

   第六十七回写到,薛蟠从苏州带回来一堆精致巧妙的“玩意儿”:“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

   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

   ”自行人是山塘街工匠制作的可以自己行走的小人偶;酒令儿是行酒令用的牙筹;打筋斗小小子是可以自己翻跟头的玩具;泥人儿是虎丘匠人用手捏塑的泥像……林林总总,生动反映了清代苏州民间手工艺者巧夺天工的高超技艺。 第十七回中,贾政与众人游览大观园,见到一株“西府海棠”,称之为“女儿棠”。 严中介绍,在真实的历史中,“西府海棠”是明代南京的名花木,顾起元《客座赘语》说,郑和下西洋从海外携带回西府海棠,种植在南京静海寺内;第四十一回,妙玉请黛玉、宝钗吃用雪水煎的茶,“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在现实中,苏州玄墓山是赏梅胜地。 明清时期,每年早春二月,文人前往赏梅,收集梅花雪水煎茶,是一件极其风雅的事情;至于美食,“舌尖上的红楼梦”中的佳肴美馔数不胜数。 “‘舌尖上的红楼梦’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江南,与袁枚的《随园食单》相对照,很多菜肴是相同的。 也有很多红楼名菜能在扬州、苏州的传统菜谱中觅得身影。

   ”严中说。 最近,南京作家樊斌推出了一本《〈红楼梦〉中的南京方言》,细数书中的南京方言,“拿大”“生分”“顶缸”……樊斌说,曹雪芹生于南京并在此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离乡不离腔”,《红楼梦》中出现大量南京方言并不奇怪。

   戏曲史专家、红学专家戴不凡先生则提出过,《红楼梦》中除了南京话,还有苏州话和扬州话,比如“惫懒”“狼犹”“物事”“事体”就是软糯的苏州话,“这会子”“才刚”“挺尸”就是融合南北的扬州话。 (于锋)(责编:萧潇、张鑫)。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